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烨 > 第13期 疫情下,刑事律师的一天

第13期 疫情下,刑事律师的一天

(去年疫情爆发后复工复产时写的旧文)

8:50  K律师走进工作的市北高新园,体温测量正常,出示上海地区“随申码”,显示绿色,放行。

9:00  走进办公室,小伙伴们犹抱电脑,口罩摭面,正襟危坐。放下包,K律师开启一天忙碌工作。

9:10  K律师联系一中院询问一起案件的开庭时间。平时很难打得通的电话,今天居然一下便打通了。W法官告诉K律师“因为疫情,看守所无法安排会见,为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,无法开庭。”问“您预计什么时候可能开庭?”W法官:“搞不好3月份难以确保开庭”。看来,自从山东省、浙江省的监管场所发生新冠病毒聚集性感染后,各地看守所的防疫压力还是非常大的。特殊时期,律师也非常理解看守所同志的不易。

9:30  处理一起外地刑事案件的阅卷。由于本沪后需要隔离14天,K律师和外省某区检察院的案管同志商量,能否通过全国检察机关案管系统的联网功能,在上海获得该案件的电子卷宗。本来也只是试试看,但没想到这位检察官在听完K律师讲述的困难后,答应向市检察院案管部门请示一下,让K律师在下午4点再打电话询问一下结果,着实让K律师心中又燃起了希望。

9:50-11:30  K律师阅看某涉外刑事案件的诉讼材料,为下午14:00约好的网络会议做准备。突然,接到本所的C律师来电,询问客户的一件急事。她的客户因为股东纠纷,私刻了一枚公章被发现,问是否有刑事风险?K律师从团队坚果云的知识管理库里快速调出了上海市关于“伪造、变造、买卖国家机关公文、证件、印章罪”的立案规定,转发给同事,答复“伪造印章3枚可以立案,但有4种情形的,伪造1枚,也可以立案。”同事C律师对照了一下4种情形,客户应该都不具备,松了一口气,道谢后离线。

中午……

13:00  年前,因为一家大型纺织企业涉嫌发票犯罪,负责人被刑事拘留。应企业希望复工复产请求,K律师把起草好的取保候审申请书又最后修改了一遍,寄给公安机关。这已经是本起案件K律师申请的第4次取保候审了。这家企业有100多台纺织设备、15000平方的综合厂区,全盛时有近200名工人。企业希望能复工复产生产一些口罩产品支持一下防疫,K律师把企业的良好愿望写在申请里,希望当地公安机关能考虑一下,“对于变更强制措施不影响诉讼顺利进行,没有继续羁押必要的,依法及时变更强制措施。”《关于政法机关依法保障疫情防控期间复工复产的意见》里有这一条。

14:00  K律师与团队伙伴,准时进入ZOOM网络会议室,与国外律师连线网络会议。

16:00  开完会后,K律师打电话给上午的那位检察院案管同志。案管同志解释说市检察院的系统无法调试好加密,但律师只要提供委托手续寄来,就可以向律师邮寄加密后的电子光盘。疫情期间,检察机关给予律师阅卷的便利,省去了跨省的回沪居家隔离的不便,令K律师很感动。K律师打算明天一早就把委托手续连同感谢信一起寄出。

17:00  因为园区物业的规定,疫情期间下班时间不得超过下午5点,大伙只能放下手头的工作,不得不离开办公室。走到5楼办公区大门时,被团队小伙伴Z律师叫住,原来Z律师网上抢购了几个宝贵的N95口罩,送给团伙每人一个,暖暖……

疫情期间,各中滋味也许会在若干年后回想,记得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地生活和工作……

 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