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烨 > 青菜与心态

青菜与心态

家家户户都要吃菜,这几天上海的青菜,变得很金贵,深切感受到了古话说的“民以食为天”。

隔离在家,面对青菜,做不到完全淡定,但是又需淡定。菜篮子一时缺,但不多久,应该就能被市场和调控给补给上。对此,鄙人的信心还是有的。所以,买上几天的菜,然后再静等市场上补足供应,应该是眼下的心态。

 

我小时候家住在一个近乎郊外的地方,父母的工作单位就在家边上。家门口十几米开外有一片杂草丛生的野地。春天,我母亲就用锄头开荒,劈出一小块地,买来了菜籽和菜苗,种上辣椒、丝瓜、空心菜、薄荷,这些都是比较好成活的。

 

每天早上,天微微亮,是需要施一次肥的,这时候日头不晒,然后到了傍晚,夕阳西下前再浇一次。慢慢地,地里就发出了芽,抽了条,爬了藤。这时只管浇好水,然后就不用主人费心地管,到了季就可以采摘了。到了夏天,地里长得最欢的,就是我最爱吃的空心菜,一丛丛在地里疯长,枝繁叶盛。俯身一搂,就是一大把。到家摘叶,茎条扯成几断,抓几把盐,揉搓几下,沥水下锅,就是一盘可口的菜。叶,自然是不舍得丢的,拍上几个蒜头,下油锅,上来又是一盘绿油油的带叶菜。就上西红柿蛋汤,一顿爽利。

 

丝瓜也是特别有趣的,起初它的蔓须攀上竹架,小小的须,就像婴儿纤细的手指,还透着光,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路。一旦它决定好了,抱定了主意,就以每天肉眼可见的速度,沿着架奋力地攀高,好像生而为登顶似的。到了开花季,一朵朵花黄,朴素绽放,引来蜜蜂,然后结出细而又小的丝瓜,再然后就是长成了大丝瓜。摘下瓜,可以打汤喝,也可以炒蛋吃,是一个不怎么难伺候的家伙。最后,如果哪个家伙躲在角落,被发现时已经老透了,还可以洗洗,当成洗碗布用。

 

我的少年,种菜也是一段特别开心的时光,有了整个夏天的盼头。后来,我结婚搬进城里住,家住在顶楼,也叫人运了一车土,在楼顶围了一个四、五平方的园子,养了几只鸡,一只黑狗,种上这些熟悉的菜。它们,都不会辜负我,每每回馈给我可口的果蔬和欢乐。到了上海,没了条件,只好在阳台的花盆里种上葱,还有薄荷这些香料。我想,人的地气,可能也得是脚粘过地,才能接了地气。任何时候,顺遂了也好,不顺遂了也好,和土地亲近过,也就不会想不开了。3月,我在上海,静待春暖花开。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