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烨 > 借力打力的庭前辩护

借力打力的庭前辩护

孙子兵法有云“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”。所以,庭前辩护也是一种主动性的辩护策略,在这里我介绍一种,叫做“隔山打牛,借力打力”。尤其是面对行政案件转化为刑事程序的案件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起亿元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

 

2015年,国家审计署对某省国税系统进行延伸审计,发现某县有十三家公司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重大嫌疑,涉及虚开数百亿。后公安部、国税总局指示省公安厅、省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展开调查。其中二家涉案关联公司委托盈科上海分所刑事团队正式介入本案。介入之时,案件刚刚进入侦查程序,企业负责人随时可能被抓,根据税务机关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显示,两家公司涉及的下游单位分布在6个省份,共32家,虚开的金额共计7亿多,税额7、8千万,情形非常严峻。

 

团队介入后发现,两家公司财务资料非常混乱,且被税务机关一直扣押拒不退还,增值税专用发票“三流合一”,无一满足,资金流,有回流;物流,仅有区区6000元的运输发票;发票与清单不符;当事人辩称没有虚开,缺少客观证据支撑。如果按照通常的思路,待到审查起诉阶段,木已成舟,为时已晚;如果一旦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措施,案件将如脱缰之马,形势堪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隔山打牛” 的进攻型辩护策略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经过团队讨论,我们决定采取进攻型辩护策略,如何进攻?以行政诉讼作为突破口,因为税务机关犯了一个程序错误,即本案移送公安机关后,税务机关作出行政处罚决定,程序违法,应予撤销。这恰恰为我们的进攻型辩护留下了空间,我们为什么要采取 “隔山打牛”的策略呢?原因是:

 一是打行政诉讼是动摇承办人内心确认,防止“快侦快审”。本案是督办案件,行政处罚认定企业自2010年以来的五年里,全部开票均为“无货虚开”,向涉案32家下游企业所在地税务机关发出了《已证实虚开通知单》刑事案件也如雷霆之钧,泛泛而谈提出异议很难被理睬,启动行政诉讼法律程序,司法机关应当对诉讼结果有所考虑,防止快侦快审。

二是打行政诉讼是为了在侦查阶段实现信息对称。根据《刑事诉讼法》的规定,律师只有在移送审查起诉之后才能查阅、复制、摘抄全案材料,在此之前,律师和办案机关处于信息不对称状态,律师也很难提出有说服力的意见影响侦查工作,通过行政诉讼,达到信息平衡;

三是行政诉讼是为了弱化职业风险,实施调查取证。根据《刑事诉讼法》的规定,律师在侦查阶段能否收集证据、能够收集哪些证据还是存在较大争议的,但是《行政诉讼法》虽然证明责任在被告,不排斥原告提供证据,这一点为我们收集证据,提供给专家论证和动摇控方证据起到了至关作用。

 

      五步走诉讼方案

 

第一步:出于时间效率考虑,我方直接提起行政诉讼。外省的下游企业委托律师在当地提起行政诉讼,两地先后拉开战线;

第二步:法院受理后,公安机关提供了《案件受理通知书》,辩方指出案件事实不清,税务机关认定不客观;

第三步:邀请国内知名专家,从行政法到刑法,从实体到程序,从证据到证明标准等各个方面进行权威分析,出具《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》;

第四步:公安机关重视,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,未影响企业的生产经营,辩护工作取得阶段性胜利;

第五步:外省下游企业的行政诉讼先期取得胜诉,相关行政判决叙述详细、论证充分,长达100余页,认定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、程序违法,撤销行政处罚决定;法院最终以被告行政处罚违反法定程序,作出撤销行政处罚的判决,二审维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企业家获判缓刑

通过辩方提供证据、专家论证意见、生效裁判文书,侦查机关将行政机关认定事实当中98%的内容排除在侦查方案之外,在侦查终结时,侦查机关《起诉意见书》认定的虚开税额不足200万元,涉及6家下游小客户,原本一起发票金额7亿多,税额七、八千万的案件,辩护效果显现,当事人一直取保在外,没有被羁押。在审查起诉阶段,《起诉书》又减去3家,指控虚开税额170余万元,案件有了进一步推进。

该案最终结果是:一审法院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三年,缓期执行五年;判处被告人孙某有期徒刑三年、缓期执行四年,并处罚金10万元;分别判处两家被告单位罚金30万元、10万元。被告人未上诉。

 案件的顺利推进是多方面有利因素的结合,战略上主动进攻、借力打力;战术上积极调查取证、专家论证支持、与司法机关保持良好沟通,获得理解与支持。最后,复杂案件辩护应当有赖于团队的力量、专业的力量。

 



推荐 1